孔雀啦

为美好而来,用保罗•福塞尔在《格调》创建湖畔新都孔雀城

      编辑:孔雀       来源:孔雀啦
 

  湖的美妙在于,它既适宜近距离游玩,也适宜远距离观赏。

  晨起,听湖声沥沥;傍晚,看斜阳倒影;入夜,品镜花水月。亦或是泛舟湖上、对酒当歌,感叹人生几何。

  一处园林、二姓之好、三两糟酒、四时气备、五道小菜、六味俱全、七八棵柳、九十载春。依湖一院,这是绝大多数人所期望的、真正的生活。但同样,对大部分人来说,到湖边生活就是一个难以实现的梦。比如杭州西湖湖滨房产已经成为中国昂贵房产之一,只有少数人可以真正把家安在湖边。

  家人享礼序,园林自所在

  门庭礼序尽藏在门、墙之中

  同时也记录着全家的欢声笑语

  周末的家庭聚会,四世同堂

  孩子们趴在地上看蚂蚁搬家

  老人在树下闲敲棋子,享瓜果甜香

  一亩三分地的丰盛,老少皆有所乐

  一砖一瓦、一檐一壁都在静静诉说着

  清雅、宁静、舒适、美好生活的回归

  寻山觅水处,归心湖畔新都孔雀城

  园林里琳琅满目的景观

  会使你重新拥抱自然

  清晨的园林空气透着清凉

  在鸟声啼鸣中观察晨露在绿叶下坠弧线

  静默地、欢愉地陶醉于整园的郁郁葱葱

  常遇四季清新的瞬间

  在这一刻,回归人生最初的宁静

  园林是安顿生命、安顿家人和安顿精神的场所

  园林的生活是大雅心泊

  遁入城市繁华里的大隐之地。

  湖畔新都孔雀城以占地面积4万平的文礼公园人居秘境,营造城市内的诗意栖居地,结合”景观轴等,打造出鸟语花香的公园式生活大境,无敌景观视野,清风、流水、阳光相伴左右。

  湖畔新都孔雀城让你重新认识一种房子之外的家,根据地域特征因地制宜,从人对园林的需求出发,协调建筑和景观的联动关系,兼顾美观和实用性。

  湖居,向来是人类居住的最高领地。它象征着健康与富足,代表了上流社会的生活观念。人类本就自水而来,如今依水而居,是对生命的推崇与敬畏,是心境的“回归”;亦是对喧嚣的都市生活的“逃离”。

  尤其在国学文化中,“湖”有着更为深邃的文脉传承。

  一方面,是聚水为财的“烟火气”,是云端圈层的集合,是繁华所在。

  “小心你的房子,它会使你的社会等级一目了然。”保罗•福塞尔在《格调》一书中如此写道。往往城市高端居住区都会临湖而建。悉尼湖滨区就是国际知名上流阶层聚集区;美国西雅图的华盛顿湖区、瑞士的日内瓦湖区等等也成为富豪名流置业的首选。

  在文安县,依托于得天独厚的生态资源,加之进程的推进的规划建设,此地必将形成一处全新的云端圈层的“凝聚场”。其中的极盛之景,便要说文礼公园湖畔新都孔雀城。

  梭罗把两年的湖居生活归为了24万余字的《瓦尔登湖》;在湖畔,我们把每一天化成一首诗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