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雀啦

燃灯是如来师父,为何却派孔雀吃如来?其间有一不为人知的秘密

      编辑:孔雀       来源:孔雀啦
 

西牛贺洲,王子雪山。

释迦摩尼端坐在雪山之巅的莲花台上,一动不动,也不知坐了多久,一百年,五百年,还是一千年。他的身躯逐渐由肉身变成金身,从七尺长到丈六。太阳从东海扶桑国升起,至西海斯哈哩国落下,周而复始。任凭外界沧海桑田,释迦心中一灯不灭。

释迦摩尼从前是迦毗罗卫国王子,三十岁之前没有出过王宫,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,享受着世间一切美好:美食,美女,美酒,美乐,美物。他有王位可以继承,有贤惠美貌的妻子和聪明可爱的儿子,一切看上去都可以称作此生无求。三十岁的一天,他忽然心血来潮,想出去走走,看看王宫外面普通百姓是不是跟他一样幸福快乐。

他先到了东门,看到一个女人正在生孩子,叫声凄惨,极其痛苦。他不忍卒听,到了南门,见到一个老人正在策杖行走,颤颤巍巍,步伐阑珊,宛若秋风中赖在树上的枯叶,随时就会离开树枝,碾落成泥。他不忍卒看,到了西门,一个病人正在倒地呻吟,身边围着一群束手无策的亲人,和七嘴八舌言无实意的看客。他不忍卒闻,来到北门,一个可怜的穷孩子被牛车撞了,在沟壑中惨叫,眼看就要死去,旁边围着一帮麻木不仁幸灾乐祸的看客。

释迦王子方才明白,并非所有人都跟他一样过着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生活,人世间原来还有这么多的痛苦和无助。苦思冥想了三个月,他决定出家修行,为世人找一条解脱之路。在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,他舍却富贵荣华,抛弃妻子,拿着饭钵,拄着铁杖,离开生活了三十年的王宫,来到了纷繁浇漓的人世间,走遍名山大川,见遍悲欢离合,终于在菩提树下悟道,被其他修道者尊称为释迦摩尼。就是释迦族出来的修道有成者。

其间释迦摩尼拜了一个师父,就是燃灯尊者。释迦摩尼不知道燃灯尊者修行了多少年,只知道他从东方来。燃灯尊者告诉他,心中一灯不灭,方能修成正果,你要时刻点亮心中的那盏灯。除此再无一语。灵山有三千多位修道者,占据着山中所有的树洞岩穴,群居终日,言不及义。释迦摩尼就想找个僻静之地,独自领悟。于是来到王子雪山。此山是迦毗罗卫国的圣山,银装素裹,鲜有人迹。

这一天上午,好大的太阳,释迦摩尼功德圆满,明心见性,正欲下山与诸位修道者参悟,忽然狂风大作,飞雪漫天,搅得周天寒彻,山谷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,一声声猖狂的鸣啸环悬九天之外,释迦听出来这是孔雀的叫声。孔雀是凤凰的儿子,极其残暴,百里之内生灵,被他一口吸掉。没想到竟然如此嚣张,竟然跑到雪山圣地撒野。

释迦摩尼睁开慧眼,早被孔雀一口吞进肚里。只听得孔雀得意忘形的大笑,你以为跑到雪山我就找不到你了,还不是我肚里之食。像你这样的修道者,我吃掉没有一千,也有八百,从来没有一个人能从我肚子里跑出去。我早练成铜肠铁胃,金背银腹,任你大罗神仙,化成粪门之便。

释迦摩尼一听,既然粪门能出大便,当然也能出人,从粪门钻出去正是一条活路。可笑孔雀自作聪明,竟然把出口说了出来。他潜运神光,幽暗即明,双手护头,正要穿射而出,忽然心中一动,孔雀吃人无数,期间不乏修道有成者,为何无一逃脱,却把逃脱之路故意泄露于我?稍一转念,恍然大悟,孔雀这是引蛇出洞之计,如果自己钻出去,污了真身,却无圣水洗涤,就再不能立足于诸位修道者之间,孔雀此举,比吃人更甚,着实可恼。

释迦摩尼心中大怒,五指并拢,指上烈火焰焰,譬如利刃,向上一举,一记火焰刀,早把孔雀脊背划开一条缝,双手一招野马分鬃,纵身而出,坐在了孔雀背上。孔雀吃疼不住,惨叫连连,凄厉的叫声响彻天际。口中苦苦哀求,释迦尊者,我有眼无珠,冒犯尊严,悔不当初,还望饶我一命。释迦摩尼举起右掌,掌心散出万道金光,五指如山,厉声喝道,孽畜,你生性残暴,吃人无数,我不忍杀生,留你到现在,没想到你从不以慈悲为念,死不悔改。你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。今日乃我成道之时,就拿你命祭天。

释迦摩尼一记神掌正要拍下,忽听得远处一个悠厚绵长的声音传入耳中,释迦尊者,掌下留人。

释迦摩尼抬头一看,只见燃灯尊者、药师琉璃尊者和阿弥陀尊者带领灵山三千修道者一起赶来,凤凰和大鹏紧随其后,大鹏是孔雀的弟弟。说话者正是燃灯尊者。释迦摩尼双手合十施了一礼,师尊前来,有何教谕?燃灯尊者双手合十回礼,释迦尊者,孔雀并非有意冒犯,乃是我等为了恭迎尊者出关,特意派他来给尊者见喜。

如来大怒,但不失风度,师尊此言差矣。孔雀吃人无算,如果不是我已炼成金刚不坏之身,神功也已大成,现在早已葬身其腹,化成大便从粪门出矣,见喜之言何来?

燃灯道,天地无情,以万物为刍狗;幽冥无道,视众生如草芥。我们这些修道者,也只是天地一沙鸥而已。生死有命,全靠个人修为造化。释迦尊者能渡此劫,乃是众生之福,涅槃成佛,正在今日,正在此时。三千修道者闻听此言,一起双手合十,诵道,涅槃成佛,正在今日,正在此时。三千人各用法力念诵,一时间山谷回鸣,天地为之变色。

释迦摩尼闻言,哈哈大笑,飞身而起,施放法身,头顶青天,脚踏雪山,向天地四方各行七步,左手横胸,右手指天,诵道,天上地下,唯我独尊。瞬时霹雳轰鸣,闪电爆裂,大雨倾盆,雪山消融。

孔雀飞到凤凰身边,药师琉璃尊者拿出药膏涂在孔雀背上,伤口见药即合,完好无虞。

释迦摩尼收了法身,燃灯道,恭喜释迦尊者涅槃重生,修成丈六金身。你从孔雀腹中出来,孔雀就是你的再生之母,你应该认孔雀为母。释迦摩尼道,诸位大贤都能前来为我证道,释迦感激不尽,一如师尊嘱咐。从今以后,我号如来(如来意即如诸佛而来)。大众一起朗诵,天上地下,如来独尊。

一百年后,如来创立佛教,尊燃灯尊者为燃灯上古佛,尊药师琉璃尊者为药师琉璃佛,居于佛门冠亚,自己忝居第三。尊孔雀为佛母孔雀大轮明王菩萨。再一千五百年,普度众生的大乘佛经横空出世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