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雀啦

为美好而来,用霞映澄塘的艳丽创建湖畔新都孔雀城

      编辑:孔雀       来源:孔雀啦
 

  一夜的北风狂呼,雪还在不知疲倦地飘舞着,破晓时,推开房门的一刹那,轻灵飘逸的雪花,嫣红霞帔的梅花迷离了我期盼已久的双眸,蓦的,跳耀着,欢呼着像箭一样冲向那一片洁白无瑕上镌刻的千点万点红……

  红艳欲滴的梅花,不知在夜里的哪个时辰绚烂了芳华,悄无声息的绽放了。雪花飘飘悠悠的轻拈在娇羞的梅瓣上,朵朵娇梅像铺满天际的晚霞,云蒸霞蔚,似火如荼,开得这般艳烈,完全不去理会那寒的无情,风的肆虐,天寒地冷也芳菲。

  那风中摇曳的一抹抹嫣红,是为了回报这若飞若扬,晶莹玉润的片片飞雪吗?

  梅懂得,雪是为催她花开早,才离开苍茫遥远的天空飞舞飘下。雪知道,她是爱慕梅花香培玉琢的容貌,凤翥龙翔的神态,冰清玉润的气质。倾慕梅花秋菊被霜的素洁,松生空谷的安静,霞映澄塘的艳丽,月射寒江的神韵才倾然而落的……

  片片殷红的梅瓣中心伸出几丝淡黄的稚蕊,在呼啸的北风里不停的迎风摇曳,就像逆行在江海中历暗礁,破风浪,奋勇搏击,努力前航,不达彼岸世不休与困难顽强抗争到底的叶叶扁舟。

  狂风骤卷,雪花梅花飞满天,红绡香断惹人怜,尽管明媚鲜艳日不多,飘飘泊泊落难寻,但那缕缕梅香悠悠梅韵,会永远温暖牵挂着漂泊在数千里之外游子的心。

  梅香袅袅溢满闲庭园,摇漾情无限!

  而今,我明白了梅的风骨:独步早春,帘幕东风寒料峭,雪里梅香,先报春来早,独迎风刀,傲断霜剑!

  梅花!红尘中的朵朵奇葩,我愿随你飞到天尽头,觅得香丘一处,葬花魂埋艳骨,伴你香飘云天外……

  如今,我在湖畔新都孔雀城找到了自己的园子,虽然南方的冬天没有飘雪的北方冷,但是有几朵梅花开放,也增色不少,在湖畔新都孔雀城的园子,种下几朵梅花,在冬夜里,有人为你留灯,有花为你开放。

  我的童年是在一个偏远安静的小村庄里度过的,离开家乡几十年了,对于那一段记忆逐渐斑驳,远逝了。唯有二姑妈家园林里的一树娇艳的红梅花儿,满园的袅袅梅香,飘荡的片片梅魂,是我永远也剪不断的思乡情怀……

  北方的深冬云天逸阔,满目苍颜,极致的寒冷。走出门外瞬间满脸凝霜,零下二十几度的温度封住了许多人践行的脚步。因为寒,我们的寒假很长,我的大多时间是在二姑妈家和表妹一起度过的。

  那一段时光,最浪漫,最有趣的就是期待姑妈家庭园里的梅花开放,一颗心被期许填满也是很幸福的。总是好奇于镶嵌在寒枝上一个个墨紫色的娇小梅苞,怎么就能挡得住那彻骨冰透的寒?

  一场扑天漫地大雪,纷纷扬扬的满天舞转,厚厚的积雪压在瘦弱的梅枝上,梅花骨朵被雪半包裹着,犹抱琵琶半遮面。好奇心就是一个永远填不饱的怪物,为了静候那一树花开,我与表妹会站在梅树旁默默的与之相望,感觉不到寒风刺骨,雪花冰凉……总是被姑妈吆喝着撵回屋里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