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雀啦

为美好而来:用石上溪流潺潺创建湖畔新都孔雀城

      编辑:孔雀       来源:孔雀啦
 

  庆辛儿时生活在乡村之中,可以近距离的感受自然,上树摸鸟窝,捉知了,下河抓鱼抓虾,田边追蜻蜓蝴蝶,眼见的是无边的绿色,抬眼是无际的湛蓝,呼吸是泥土的芬芳,日出日落都尽收眼底,朝阳夕阳都看的分明,慢慢感受时间的变化,日头出升就相约玩伴一同出去,太阳当头,或是回家避暑或是下河清凉,在捧上一块西瓜,现在回想起来,是多么的眷恋,可惜在回不去当时无忧无虑的美好,生活所迫,每日生活在钢筋混凝泥土的森林,再不那时随处可见的美好。于是我默默耕耘,渴求一日能在见自然。

  雨后青石如洗,石上溪流潺潺,空气里弥漫着青草和泥土的芬芳,耳边回荡着黄鹂和布谷的啭唱。抬眼可见天光云影日悠悠,举目远望阡陌浅碧连深碧。此时不远处的院里已经升起了袅袅炊烟,现摘的食材刚刚烹煮完毕,在桌上冒着热气。只觉岁月静好,清欢有味。

  大美无言,步履匆匆的时间在这里仿若静止。我可以清晰感受到一片云如何漂泊,一滴雨如何坠落,一缕风怎样吹拂面颊,让略略僵硬的皮肤变得温柔荡漾。一处清居,竟奇迹般弥合了光阴上的距离,包罗了诗词歌赋中的多重经典意象。天气晴好的日子里,带着孩子去菜园里劳作,除草、堆肥、捉虫,任孩子在草堆上打滚,身上沾满草屑与泥土。让孩子如多年前的自己一般长大,从小就品尝到食物该有的味道,长大后味觉便不会迷失于肥甘厚腻。

  在湖畔新都孔雀城,食材皆是菜地里自然生长的,番茄有番茄的味道,蔬菜有蔬菜的甜香,可盘飧待客,可东篱把酒,就算只是粗茶淡饭,舌尖上的幸福感也能直抵灵魂。

  建筑拥有影响城市的力量,湖畔新都孔雀城始终坚信唯有用心去精筑每一寸空间,才能创造出一座城市的珍藏,纵观整个大湖建造过程,每处细节皆如初期构思一样,毫厘不差的浮现眼前。从模板到钢筋到混凝土到基础回填,大湖层层把控,严格执行国家规范及施工图纸进行施工,过程控制中丝毫没有松懈,能无愧于心的说,今天的大湖实现了当初对客户的承诺,未来的大湖也会给业主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。

  1500多年前,陶渊明过着这样的院居:方宅十余亩,草屋九十间。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。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既耕亦已种,时还读我书。泛览周王传,流观山海图。若有故人来访,便“欢言酌春酒,摘我园中蔬”,主宾院中闲坐,佐着美景小酌,不期微雨从东来,好风与之俱,移步屋檐下听风赏雨,倾壶闲谈,俯仰终宇宙,不乐复何如?

  200多年前,沈复携妻子芸娘在沧浪亭畔筑一爱莲居,然后“买绕屋菜园十亩,植瓜蔬,布衣菜饭,可乐终身”。春日野外踏青,摘几株艾草做成艾叶粑;夏夜在荷芯放一撮碧螺春,拂晓取出泡茶;秋日伉俪静室相对坐,一个作画一个绣花;寒冬扫雪,故意留雪伴窗,这样比较不寂寞。

  今时今日,人们呼吸着雾霾穿行在钢筋水泥里,想从都市抽离,与自然相亲,却发现同城市保持距离并不容易。仿佛有个无形的磁场,让人身不由己,无法脱离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