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雀啦

为美好而来,用砖头瓦片投掷树枝创建湖畔新都孔雀城

      编辑:孔雀       来源:孔雀啦
 

  在炎热似火的夏季里,园林里的小菜园青绿一片。俗话说:“谷雨前后,种瓜种豆”。经过春种夏长,黄瓜苗长成了长长的秧蔓,勤劳的母亲给瓜秧用细竹竿搭起人字架,隔三岔五浇水、施肥、拔草、治虫,两沟黄瓜到6月的收麦季节就开始开花、结果,绿色细长带刺的鲜嫩黄瓜就可以当水果食用啦!剩余的地块种下的苋菜、荆芥等绿莹莹的,连同黄瓜丝,南瓜丝,是夏季吃捞面条最好的拌菜,也是我的最爱。六月里,上半月是硕大的麦黄杏成熟、下半月是乌红色的李子梅子成熟,可把我和弟妹们乐坏啦,除了上树采摘尝鲜外,还把八成熟的杏、李、梅提前摘下,存放在麦囤里,捂成十成熟再吃,又甜又香的味道美极啦!

  在硕果累累的秋天里,园林里先是大红枣成熟。那青青的枣树叶下再也藏不住它椭圆而红彤彤的娇躯,像农村过了门的新媳妇,总得向世人露出少妇羞红的脸蛋儿,惹得全村的大人小孩子走到枣树下,总想摇一摇,晃一晃,或用砖头瓦片投掷树枝,侥幸得到几粒脆枣吃。每逢打枣时,父母亲总是喊左邻右舍来,大家一起分享丰收的快乐。后是中秋节期间,我家的一棵石榴树也是硕果累累,每年都压弯了树枝,像个十分负重的驼背老人,力不从心,假如不用木棍顶起来的话,树枝会被压得耷拉到地上,好则是石榴树的枝条伸展性柔韧性超强,即使是头年压弯了,次年还会基本恢复,大自然就是这般地奇妙。我家石榴不知是啥品种,个大皮薄,血红的石榴籽粒饱满,像宝石玲珑剔透,填在嘴里,汁液爽滑可口。我吃起石榴籽总是嚼嚼把子吐出,把汁液咽下,觉得不过瘾,我家园林里的树上所结的果子,黄杏是我的最爱,能一气吃上十个八个,但是,它不能多吃,有谚语云:“桃饱人,杏伤人,李子树下吃坏人”。说明这些时令水果有的可多吃,利于健康,有的不能多吃,否则不利于健康,看开再好吃的东西也要适可而止。

  湖畔新都孔雀城示范区园林,沿袭古人对山水草木的敬意,追求古韵生香的闲雅,将东方美学融入一草一木之中,将建筑与景融为一体,营造与园林为伴的生活场景,打造庄重尊贵、艺术风雅的生活氛围。

  在我老家的园林里,四季青青葱葱、绿色满院,三季瓜果飘香。这是因为,老家的宅院尽管面积不大,但是规划科学,布局合理,立体发展,在有限的空间内,栽植的既有正中央园林搭建铁架的藤蔓缠绕的葡萄树,也有杏、李、梅、石榴、枣树等挺立在院墙内外,还有草莓、葱蒜、黄瓜、番茄、等瓜果蔬菜另种小菜园里,更有那铁树、君子兰等花花草草摆放于园林空闲处。现在离家久远,整日生活在钢筋混凝土浇筑楼厦林立的大城市里,愈来愈怀念那往昔农家的田园生活,园林青青的场景像一帧帧的电影屏幕,情不自禁地展现在我的眼前……

  在阳光明媚的春天里,园林里最早报春的是:在阵阵春风的吹拂下,一树娇艳欲滴的杏花,若七仙女下凡的张张笑脸,颤颤巍巍挂满枝头;两棵洁白的李树花,像白娘子般赶趟儿绽放蓓蕾,争相传递春汛;三株嫁接的梅子树如雨后春笋般花开万朵,争妍斗艳,芳香四溢。惹得满树一群群蜂飞蝶舞、嘤嘤嗡嗡,诱人围树一拨拨驻足观看。当贵如油的春雨飘洒万物时,院里沉睡一冬的草莓像刚苏醒的样子,经过早春二月春风的吹拂、雨露的滋润和阳春三月的暖阳沐浴,开始伸展伸展筋骨,抖擞抖擞精神,欢蹦乱跳地生长着。到了暮春四月和和火红的五月,结出的如马蜂窝般青绿鲜嫩的果实,逐渐蜕变为鲜红鲜红的,每到此时,馋得我总是先摘一粒填在嘴里,尽情地品赏草莓汁鲜嫩可口的味道,还边吃边赞美:“不错不错”!有时可能感到没有街市上卖的个大肉肥,但是自己劳动的成果,更感到比买的价值强百倍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